2018年电影票房破600亿 院线“洗牌期”或将到来

背景        2019-06-08   来源:言天聊史

   

    低迷了近两个月后,中国电影市场终于等到了好消息。“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9日下午17点5分,含年末两天预售,国内年度票房已突破600亿元,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

  2018年,电影行业风云沉浮。既出现《红海行动》这样的主旋律大片,树立国产类型片新的里程碑,也有现实题材力作《我不是药神》,拥有高口碑的同时引发全民共鸣。不过,也有影片大栽跟头,如号称聚集了原班人马回归的《爱情公寓》,上映首日票房便突破3亿元大关,可“挂羊头卖狗肉”的操作在不到半日就遭到观众的吐槽,口碑和票房断崖式下跌。另外,对外宣称投资超7.5亿元的《阿修罗》,上映3天票房只有4600多万元,最后片方主动撤档。何时再映?“遥遥无期,不会再上了”,一位业内资深发行人曾告诉记者。

  2018年是电影用质量说话的分水岭,往年或可凭借主演阵容、大IP、大特效等投机取巧获得票房成功,但在2018年几乎统统失效。“现在的观众拥有了鉴赏好片的能力”,某分析师告诉记者。

  头部效应继续增强,两极化加速明显

  数据显示,2017年年度票房为559.11亿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13.45%。如果按2018年票房最终为600亿元计算,则2018年较2017年同比增长7.31%。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猫眼研究院2018年度电影市场观察》(以下简称《观察》),虽然2018年的总票房突破了600亿元大关,但增长速度15年来首次低于10%,降温信号明显。不过,中国的票房增速远高于北美,与北美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在电影分析师武剑看来,年底,《海王》《毒液》《无名之辈》3部电影给了市场惊喜。“如果没有这3部影片,2018年的票房可能还不如2017年。”

  回顾2018年电影市场的表现,高居票房榜首的《红海行动》达到36亿元,紧随其后的《唐人街探案2》则达到34亿元,既卖座又好看的《我不是药神》以31亿元的票房位列第三。排名前三位的电影均突破30亿元票房,这样的集中度在近几年都颇为少见。

  而暑期档之后,电影市场就鲜有叫好叫座的影片出现。国庆档备受期待的《李茶的姑妈》《影》最终票房为6亿元出头,反而港片气息浓厚的《无双》跑赢。

  归根结底“是片子的质量”,武剑表示,“没好片就是这样”。他认为:“档期已经不能给影片太好的保护伞,影片唯有自身足够优秀才能获得相应回报。想要投机取巧,再无机会。”

  此外,《观察》显示,top6电影贡献三成票房,1000万元以下的影片高达30多部,累计仅贡献0.8%的票房。可见头部效应继续增强,两极化加速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票房top20中,国产影片占11部,好莱坞大片占9部。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仍是票房吸金石,在好莱坞六大电影中票房占比提升显著,超过40%。

  惊喜的是,2018年更多国家和地区的电影进入了中国市场,其中印度电影表现抢眼。《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老爸102岁》《苏丹》《嗝嗝老师》等宝莱坞片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不过,2018年没有一部印度电影能复制2017年《摔跤吧爸爸》的票房表现。

  影院经济面临瓶颈,院线洗牌期将至

  猫眼专业版显示,2018年票房Top20电影中,新生代导演贡献41%的票房,新生代导演成为市场中坚力量。

  位居年度票房第二名的《唐人街探案2》和第三名的《我不是药神》,包括第四名的《西虹市首富》,导演陈思诚、文牧野、闫非,皆是新锐导演。其中陈思诚由演员转型,凭借两部《唐人街探案》已成功打造了自己的“唐探宇宙”。文牧野凭借优秀的短片作品,成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签约导演,《我不是药神》是他首部执导的长片电影,并由此夺得了第55届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的奖杯。

  “演而优则导”放在2018年仍是容易成功的“定律”。除了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2》外,刘若英导演的《后来的我们》获13.61亿元票房,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获13.55亿元票房,均进入了年度前二十名。

  不过也有失意的,包贝尔导演的《胖子行动队》仅获得了2.6亿元票房,豆瓣4.1的评分也无法拿它与“好片”挂钩。

  同时,影院的竞争也在加剧。据《观察》统计,截至目前,国内银幕数突破6万块,但单银幕票房产出在下降,影院经济效益面临瓶颈,影投市场集中度下降。另外,2018年新增影院和关闭影院数据较往年都有增长,影院迭代速度加快,市场淘汰加速。

  “不光我们店2018年完不成全年票房指标,全国大部分影院恐怕都完不成。”2018年10月,某影城经理在接受《北京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半年还红红火火的市场,下半年就风云突变了。”

  “简单算一笔账,10月的全国单日总票房经常在3000万~4000万元一天。中国有5.5万块银幕,每块银幕每天平均只能产生500~700元,去掉税费、分账,落在影院手里的每张银幕每天约300多元利润,能够每天的水电费硬开销?”资深电影发行人高军告诉记者。

  在高军看来,“冰河期”的判断不在于票房总体的上升,而在于票房总体上升的幅度不足以支撑那么多块银幕。“现在银幕数很多,票房再不大幅提升,单银幕产出就摊薄了,而且薄得厉害。所以2019年应该会出现影院大面积关停并转。”

  票补来势汹汹,撤离也迅速,在高军看来,这是资本快进快出的一种表现。“立冬的时候,资本给了你一件棉大衣,在三九天最冷的时候,把棉大衣扒走了。这对市场打击很大。”

  日前,国家电影局印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规定,将实施电影院线年检制度,完善电影院线奖惩机制和退出机制。对于长期管理不善、经营乏力的院线公司,实行市场退出;鼓励电影院线公司并购重组,鼓励跨地区、跨所有制进行院线整合,推动电影院线集约化、规模化发展。这一举措被业内人士解读为院线的“洗牌期”或将到来。

  宣发找新主流渠道,抖音成了新阵地

  2018年电影行业还有一个突出现象,影片映前热度有所下降,电影营销难度加大。据统计调查,微信小程序、短视频、社交平台成为电影宣发新主流平台,在电影映前热度提升和映后口碑扩散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某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通过小程序社交营销,预售更加提前,首日预售票房占比提升至36%;抖音成了电影新的营销阵地,电影营销也从传统营销向新时代下的互联网升级。互联网宣发正在一步步提升电影宣发的效率。

  互联网对电影观众消费行为重塑加速,电影票务平台与社区、社交媒体、视频网站成为观众获取电影信息主要渠道,电影售票线上化率进一步提升,网络购票在全国范围内普及。

  “我被大年初一早上的五线小县城电影院吓到了。”这是《每日经济新闻》在2018年大年初一时刊发的稿子,人山人海、排队买票的情景历历在目,“看电影已经成为过年新民俗。”

  互联网仍在释放红利,猫眼等互联网平台经过几年时间,将线上化率拉至84.5%,且持续挖掘低线城市红利,2018年各线城市线上化率均增至81%以上;观影人次增速放缓,但观影年龄层更加广泛,更多30岁以上观众走进电影院,为观影人次增长贡献约3.4个百分点,看电影从年轻人时尚消费行为,变成全民娱乐消费行为。

  腾讯、猫眼、淘票票等互联网平台,深度介入上游电影出品环节,每个档期都有重度投资出品或主导发行的影片上映;尤其是电影导演、新制作公司与互联网平台合作积极性明显,推助电影新势力崛起。

  此外,互联网影业公司在2019年春节档势头较猛。爱奇艺影业和耀莱影视(文投控股子公司)共同出品《神探蒲松龄》。这也是爱奇艺首次试水的大成本院线电影。“我们之前做了几部小成本的,几乎都是文艺片类型,这次准备尝试大体量的。”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对记者表示,结果如何还要看运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