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长篇连载小说《雁痕》(三十八)

背景        2019-06-18   来源:言天聊史

38. 勇敢取证


上午10点,在雨竹轩茶楼主人姚雨竹的卧床上,夏斯豪睁开了眼睛。跟其他生意人不同,夏斯豪习惯于早睡早起,很少懒床。昨晚陪客人打牌到凌晨才散,又由年近四十、温存可人的姚雨竹温存伺候,接近3点才睡去,所以今天破例起晚了。


郭敬先险入罗网,让夏斯豪再次感受到华思凡的咄咄逼人。好在他技高一筹,看到了身边冒烟的炸药包,及时安排郭敬先出逃,掐灭了导火索。本来,郭敬先知道的事情过多,让他漂在外面终究是块心病。按照江湖规矩,应该及早清除。


只因为夏斯豪过于珍惜自己的名声,在未确定别人背叛自己之前,不愿意主动祭出杀手。最终,信奉“宁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夏老师,又一次遭到他人可耻的背叛。


本来,夏斯豪要求作为单身父亲的郭敬先一个人离开,儿子则由他妥善照顾,待风平浪静之后,再将孩子交给他。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显示他的仁义厚道,也是出于安全防范的考虑。中心幼儿园爆炸案一天不结,郭敬先作为嫌疑人就一天不能见天日。而这个男孩儿则是一个安全阀,将他扣在身边,郭敬先就不敢反水。


然而,郭敬先欺骗了他,拿到他送去的钱,当面感动得泪眼模糊,私下却带孩子提前跑了。更可气的是,郭敬先留给他一封信,信中隐含威胁:感谢夏老师的关照,他不想再给夏老师添麻烦,也不准备再回北山。期望夏老师顾念他多年忠诚服务,不要找他。有关那些服务的秘密,他已经妥善保存,只要夏老师放过他,他将带着它们永远消失。  


夏斯豪气得双手颤抖,将信撕得粉碎。后悔看错了人,更不相信他的保证。


姚雨竹推门进来,手托一个精制的竹制茶托,上边放着一杯清水和一杯鲜奶,冲夏斯豪嫣然一笑,问他早饭想吃什么。她身体丰腴,一件真丝绣花连衣裙包在身上,凸现出玲珑曼妙的曲线。夏斯豪漱过口,喝了口鲜奶,爱惜地在她圆润的臀部轻抚一下,笑着说,不吃了,上午约了人,得马上回去。


夏斯豪赶回公司,走进办公室,秘书马上跟进来报告,约见的客人已经到了。夏斯豪点了点头,说了声:“好,请过来吧。”一会儿,秘书再次推开门,苏悦童大大方方地走进门来。


夏斯豪起身迎接,仔细打量这个女孩儿,只见她身穿乳白色长袖雪纺上衣,下配同色棉麻宽松长裙,脸色略显苍白,大约是刚打掉孩子的缘故吧,虽然长得瘦瘦弱弱的,看起来则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


夏斯豪提出单独见面,开始还有些担心她不敢答应。谁知她不仅同意,还主动提出来公司见他。只是让母亲陪她来到公司的办公楼外,并在外边等她。夏斯豪佩服她的胆量,同时理解,与当下许多年轻人一样,她显然也是看重功利的实用主义者。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谈,夏斯豪确信,苏悦童认同了他的处世理念,也接受了他给出的优厚条件:郑家负责送她出国,并承担全部费用,她则向公安局改变证词,不再指控郑宇涵强奸。苏悦童并没有提及与郑宇涵订亲以及陪读之事。


送走苏悦童,夏斯豪点燃一支香烟,身子靠在软皮椅的高背上,将一串串烟圈吐向空中。望着空中飘动的烟圈,他的身子也像这些烟圈一样轻轻飘浮起来,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他相信自己创造的这个结果一定会令赵崇晓满意,现在只有全力处理郭敬先这个意外。


当苏悦童将谈话录音交出来的时候,华思凡对这位勇敢的女孩充满了敬意。本来,对于这次会面,华思凡并没有特别坚持。第一,所冒风险太大;第二,未必会取得真正有价值的证据或线索。然而,苏悦童坚持要去,而结果更是出人意料。


在录音中,夏斯豪对苏悦童毫无防备,出于说服苏悦童的目的,加上几分虚荣心作怪,竟承认了中心幼儿园爆炸事件是他设计并指挥实施。他声称自己手下有各式各样的能人高手,可以办成任何他想办成的事情。同时明确保证,如果苏悦童答应撤消指控,他保证她的姑姑和其他家人的安全。


这段话已经可以将夏斯豪送上法庭。如果能够抓获郭敬先,加上郭敬先的证词,坐实夏斯豪犯罪已经没有悬念。可是,郭敬先带着孩子到底去了哪里?


今晚报媒体融合部出品

编辑:陈思成


觉得此文有用,就点“好看”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