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励志        2019-10-08   来源:言天聊史
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印度孟买,农民们在一场由服务于农民和手工业者的AIKS所组织的集会上倾听演讲。

2月20日,约5万名农民头戴红色小帽,开始了一场横跨印度中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长达110英里(约177公里)的抗议游行。没有土地的劳工、部落社区的成员和农民家庭唱着传统歌曲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抗议的组织者是印度共产党(马列)新民主的一支服务于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分支AIKS,该组织的1600万成员以农民为主。

5万农民的这次游行是为向印度政府和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JP)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在违背承诺多年之后,现在是时候满足他们的要求了。

据世界银行统计估算,13亿印度人口中,有66%为农村人口。

美国“The Nation”杂志报道指出,在2014年的印度大选中,长期债务缠身的大量农民将选票投给了莫迪所领导的印度人民党。然而,该党执政五年后,印度大部分农户主依然没能走出债务危机。过去二十多年间,印度政府记录了超过30万起农民自杀事件,在政府于2016年停止公布这一数据之前,这一数据正“稳步”上升。2017年夏天以来,印度农民组织了多次数万人规模的抗议活动。

如今,印度新一轮全国大选于4月11日正式启幕,将持续至5月19日。印度农民正抓紧时机表达诉求,以期利用手中的选票,让政府作出更多让步。

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印度农民的困境一直是4月11日全国大选前竞选活动的一个主要主题。

未兑现的竞选承诺

“农业危机第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任何政党都不能忽视这一点。” 在印度共产党(马列)位于班加罗尔一个通风且明亮的联合办公室里,AIKS联合秘书克里希南(Vijoo Krishnan)向“The Nation”说道,“现在政府已经察觉到农民正在崛起,他们自己的权力地位岌岌可危,他们被迫集中注意力。”

农民是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印度人民党崛起的重要力量。2014年,莫迪承诺在五年内让拥有土地的农民的收入翻一番,随后以近一半的选票当选总理。但在莫迪上任后不久的2016年,印度政府发布官方声明,将这一崇高目标的期限推延到了2022年。

农民们表示,自从莫迪上任以来,他们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农民的工资仍然远远低于法定最低工资。

克里希南指出,“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做出的承诺成功地给农民带来了希望并为自己赢得了选票,但是现在农民们已经看穿了他们的计划,这种情况会陷他们于不利。”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本月早些时候报道,根据印度的官方数据,2013年至2016年间,农民的收入有所增长,此后两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报道指出,有迹象表明,印度的农村经济正处于低迷状态,除非出现明显好转,否则“到2022年农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不太可能实现。

报道援引印度国家农业和农村发展银行(National Bank for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的一项调查数据称,2016年印度农户的月平均收入约为9000卢比(约合人民币877元),比三年前增长了40%。然而,有证据表明,印度农村经济最近出现了放缓。据估计,印度农业收入在2017年之前的增速超过14%,但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增速暴跌,涨幅仅略高于2%。

在2018年12月的地方选举中执政的人民党表现不佳,其中部分原因或是农村地区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废钞令让农民生活更陷困顿

更为糟糕的是,莫迪一项标志性的经济政策成就——废钞令,反而让农民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

2016年11月8日,印度总理莫迪向全国宣布,为打击腐败、断绝恐怖团体资金链和假币流通渠道,决定从当天午夜零时起,废除500卢比和1000卢比两种最大面额纸币的流通,同时发行新的500卢比和2000卢比面值的钞票。

“这对农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The Nation”援引古瓦哈蒂印度理工学院(IIT)人文社会科学系发展经济学家德巴什·达斯(Debarshi Das)的话说,“那时正处收获的季节,突然86%的纸币不能使用了,包括所有小农在内的、依赖现金的非正规经济完全瘫痪,整个农业生产过程骤停,农民根本无法销售商品或购买原料,因为市场上根本看不到现金了。”

克里希南对当时的情形印象深刻。当时,他与AIKS成员正乘坐大篷车,从印度最南端的肯亚库玛利(Kanyakumari)一路北上前往首都德里。

一路上,他看到许多农民把他们的新鲜农产品倾倒在集市的地面上,任其腐烂,因为没有人有现金购买它们。另一些农民开着拖拉机在满是胡萝卜、花椰菜和卷心菜的菜地上碾过,因为他们负担不起采摘和运输的费用。对他们来说,宁愿将蔬菜作为肥料也比贩卖出去划算。

克里希南说,他遇到一位妇女,她在“废钞令”出台前以40万卢比现金(约合人民币3.9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农田,而“废钞令”出台后,政府和银行对人们可以将旧币兑换成新币的纸币数量严格限制。对此,克里希南说,这名妇女没有什么选择,最后选择了自杀。

“废钞令”之后,莫迪又扩大了对屠宰牛的禁令,这使得数百万牧民和商人无法谋生。此外,原计划令印度五分之一人口受益的、于2006年颁布的《森林权利法案》(Forest Rights Act)始终没有得到实施,该法案原本是要正式承认数千个没有土地的部落农业社区的产权契约。

另外,由人民党执政的几个邦政府还淡化了(对农民土地的)保护条款,以加快购买农田用于基础设施项目。而一些地区低于正常水平的降雨也破坏了整个地区的地表。在印度,大多数农民没有灌溉系统,也没有农作物保险,不断被公有银行拒之门外、无法获得普遍的贷款豁免的数千万农民,转而向私人贷款机构借款并身陷巨额债务。

“The Nation”称,因此,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76%的农民更愿意在农业以外的其他行业就业。

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在印度,约86%的农户家庭拥有土地低于2公顷。

农民与选票

BBC报道称,数十年来,干旱、恶劣天气和缺乏现代化设备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印度农业。

作为世界第二大农业国,在印度,农民户均拥有土地1.15公顷,约86%的农户家庭拥有土地低于2公顷,大量土地所有权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同时,灌溉系统、配套服务的不足使印度农产品产量较低,交通欠发达也使得农产品流通不发达。当前,农业约占印度农村GDP的四分之一,约为十年前的一半,其对国民收入的贡献也已降至15%左右,大部分印度农民的生活水平都在贫困线上下。

莫迪上台后曾公开承诺要确保农民得到更多收益,其措施包括农作物保险计划、增强土壤健康来提高生产力、搭建农产品网上交易平台等。此外,莫迪政府还在水坝、运河和其它灌溉项目上进行了巨额投资。然而,由于印度大部分农田仍然是靠雨水灌溉的,这意味着这些项目无法真正惠及小农。德里的一家研究机构发现,在拥有1-4英亩土地的农民中,只有10%从政府项目和补贴中受益。

但在2015年,印度人民党要求各邦停止提供用以扶持提高农民最低收入的福利和资金,随后,在不断上升的成本投入后,农民的收入持续下降。这一年之后,印度出现了大量农民自杀的状况。根据印度统计部门的调查,2016年有11300名农民自杀,占印度当年自杀人口的11.2%。其中,自杀率最高的地区为大多数居民从事农业的地区。

人们开始审视为何政府的政策并没有使农民活的更好,反而把他们推上了绞索。

印度大选|农民与选票

“早些时候政府没有这样做,他们没有直接愚弄、背叛或欺骗农民。” 农民权利活动家、可持续和整体农业联盟(Alliance for Sustainable and Comprehensive Agriculture)创始人卡维塔·库鲁甘蒂(Kavitha Kuruganti)说,“现在激起这场运动的原因是,农民们发现自己被骗了。”

农民要求联邦政府通过推进亲农业政策,减轻农民的负债。基于这个主张,2017年以来,印度农民多次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去年底,约8万名农民和农场工人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国会大楼前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游行示威,他们最终将向印度总理提交请愿书。参与游行的一位农民表示,自己一直是人民党的支持者,但政府一直以来的反农政策令人寒心。

“The Nation”报道称,现在,农民联盟正在寻找新的策略,要求政府进行全面改革,包括将去年8月议会提出的有关法定权利的两项法案变为正式法律。法案确立了农民免于负债的合法权利,并控制农产品的价格使农民有利润可得。报道称,随着农业运动建立起政治权力,印度人民党开始失去印度各关键地区的支持。去年秋天,反对党印度国民大会党(INC)承诺将免除三个农业州(恰蒂斯加尔邦、中央邦和拉贾斯坦邦)的农民贷款,并在最近一次地区选举中取代了印度人民党。

作为回应,今年2月,莫迪匆忙宣布了一项计划,为那些拥有两公顷或更少农田的农民提供每年6000卢比(约合人民币584元)的补贴。补贴分三期支付,并承诺第一次补贴会在选举前进行分发。

对此,库鲁甘蒂指出,莫迪的计划并没有满足农民们的要求,他只想利用最后的努力来博取选票。克里希南称,“这实际上是在选举前对我们这部分选民进行贿赂,五年来他们从未真正考虑过农民的需求。”

2014年,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在农民群体的支持下,结束了十年的在野生涯。而回溯该党在2004年选举中的失利,正是因为农民群体的倒戈。

虽然即将到来的选举凸显了农民的权利,但要真正解决这场危机,需要的不仅仅是赢得选举。 “从来没有哪个农民组织会声称有一种灵丹妙药可以解决印度的农业危机。” 库鲁甘蒂说,“他们这么说太傻了,解决农业危机需要一篮子措施,其中有些是立竿见影的,有些是中长期的,这必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