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宋祖:唐宗我们知道了,宋祖这黑胖子牛在哪?

饮食        2019-07-29   来源:言天聊史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

秦皇统一,汉武扩土。唐宗是天可汗。

宋祖干了啥呢?

演义小说里,说宋祖是飞龙降世,一条杆棒等身齐,打下四百座军州都姓赵,还能千里送京娘什么的——那也就是演义。

要知道赵匡胤的好,看看他登基前后,中国发生了啥。

我们都知道唐朝了不起,但了不起了多久呢?

众所周知唐朝618-907年,近三百年;但巅峰期是618-755,之后安史之乱就来了。之后超过一百五十年,唐过得跌宕起伏。都知道唐是公元907年才灭亡,但之前有小五十年是各色变乱。然后公元907年往后五代十国,十几个政权你来我往。契丹强大不提,河西和交趾也脱离中国了。

即,赵匡胤陈桥黄袍之前,天下已经乱了百来年了。

十几个势力此起彼伏,谁都收不了天下,谁都坐不稳江山。

后世人会抱怨说宋朝窝囊。然而那百来年时间,十几二十个当权者,连窝囊的权利都没有,百姓就是每天看着换国号罢了。

收百年乱世,靠武功。

赵匡胤的天下,虽是夺了柴家的,但只是有个基础:柴家的地盘,也就是今天河南山东、山西河北南边、湖北北部和一部分江淮。

赵匡胤接过这担子,收了荆南湖南后蜀南汉南唐,换言之:大半个南方。

这武功不算最顶尖,但也不算差了吧?

众所周知,收了大乱世后,并不很容易就搞定。得江山易,守江山难。

唐宗宋祖:唐宗我们知道了,宋祖这黑胖子牛在哪?

赵匡胤之前,后梁混了十六年,后唐混了十四年,后晋混了十一年,后汉混了四年,后周混了九年。

始皇帝统一六合,威风凛凛,可是之后十五年,秦朝没了。

隋文帝统一天下收了乱世,隋炀帝东征北讨很威风。可是隋立国到完蛋,不到四十年

北宋拖了一个半世纪,南宋又延了一个半世纪。凑凑合合,三百年。除了中间靖康前后不省心,汉地百姓终于也没有出太大的乱子,不像五代十国那么惨。

宋朝不太威风,但很能苟啊。

赵匡胤的优点之一是能打,真能打。当然他陈桥黄袍加身是篡位,这点不必为他遮丑,但毕竟先前,已经是都检点。

后周和宋初都很能打,打到统一天下,赵匡胤功劳很大:他可是后周宋初练兵王啊:

“帝因高平之战,始知其弊。乃命大简诸军,精锐者升之上军,羸者斥去之。又以骁勇之士多为诸籓镇所蓄,诏募天下壮士,咸遣诣阙,命太祖皇帝选其尤者为殿前诸班,其骑步诸军,各命将帅选之。由是士卒精强,近代无比,征伐四方,所向皆捷,选练之力也。”

《资治通鉴》

他自己既是同时代最能打的人之一,又能团结诸将,还能练兵。

所以自己一登基,先把李筠收拾了,再亲征把李重进对付了。挺不错。

但光能打,没意义。五代的开国皇帝,个个都能打,但保不住天下。

赵匡胤和他弟弟做了些工作,稳定了统一。说白了:收权中央,强干弱枝。

转运使收财政;废支郡用文臣知州,外加通判帮衬(嗯,《水浒传》里的通判黄文炳);夺回司法权,以及传奇的杯酒释兵权。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宋朝后来强干弱枝,武官不振。但不这么做,宋朝都拖不了那么久。

赵匡胤自己篡位起家,自己知道:不搞他这套,宋朝别说窝囊地活三百年了,连好好撑三十年都做不到。

而且收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哪个天子不想收权?但唐之藩镇尾大不掉,五代十国不提也罢。赵匡胤却做到了。

这就是能耐。

扬威异域是传奇,一个朝代重要的是先活下去啊。

值得一提的是,赵匡胤这人,挺仁厚——排除掉篡位欺负柴家孤儿寡母的事。

他是武将,做事很实际,道理门儿清。所以跟人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但是,归降他的人,他对待起来很地道:

柴家后代,优待到老。

南汉老刘 ,归宋后又活了九年,死在赵匡胤后头。

陈洪进归宋后也算快活,活到古稀之年,死在赵匡胤后头。

荆南高继冲,归降后也还不错。

李煜李后主归降后,死在赵匡胤后头,众所周知。

后蜀孟昶死得有些蹊跷,但得到的礼遇算是不错。

吴越钱王最传奇。他入朝时,群臣劝赵匡胤扣住他,赵匡胤还是放他走了。终于钱王献土归宋,得保首领。

而且这个情节,细想很好玩:

“吴越后王来朝,太祖为置宴,出内妓弹琵琶,王献词曰:‘金凤欲飞遭掣搦,情脉脉,看即玉楼云雨隔。’太祖起,拊其背曰:‘誓不杀钱王。’”

《苕溪渔隐丛话》

赵匡胤下手,真不算辣。

包括杯酒释兵权那事,都说赵匡胤有心机,但仔细想,他说得够直白:就是担心你们有一天要做皇帝,所以早点辞了兵权,君臣彼此放心。

马上皇帝,最易果于杀戮。刘邦朱元璋们的作为,就不提了。

赵匡胤能不杀功臣,而以解兵权释之,对来降帝王也算客气,以至于宋后世对臣子都算客气,挺不错的了。

所以赵匡胤的优点就是能打,打出了两百年间最统一的一个汉人政权;能治,没延续先前半个多世纪的短命王朝经验;加上宽厚,对臣对民对敌,都还不错。真小人时就真小人,不算阴险。

这三点都齐全的皇帝,也没几个。

当然咯,赵匡胤那些政策,多少导致了宋朝后期的窝囊,但凡事都一体两面。

你分封各地大胆放权宠信武将?久了必然尾大不掉藩镇割据。

你收权中央强干弱枝信赖文官?久了必然难抑兼并兵不胜用。

说白了:君权制度就这么回事。

任何看着很好的制度,只要时间一长,必然会出毛病。

后代有些读史者,大概会觉得宋朝文弱窝囊。毕竟大家都希望朝代可以开疆拓土、虽远必诛,获得自豪感。

但考虑到赵匡胤当时,真不能苛责。

毕竟就那一个多世纪烽烟四起的时代,赵匡胤肯定想不到自己死后百年宋朝的军政问题如何琐碎;在那个天下分崩、朝代短命的大背景下,先让朝代活下去,才是关键吧?

任何策略制度,多年后看都会有副作用大毛病;但须知任何策略针对的,总是当时的积弊啊。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赵匡胤一个心血管有问题的黑胖子,能让朝代活下去就竭尽全力了喂!

唐宗宋祖:唐宗我们知道了,宋祖这黑胖子牛在哪?

最后一件事:

许多人容易把赵构杀岳飞的事,归结到宋朝忌武将这事上。

但赵匡胤自己杯酒释兵权后,对高怀德、石守信们,那可是推心置腹待遇甚厚。如上所述,赵匡胤也玩心计,也收权,但骨子里是仁厚的。

赵构杀岳飞,那更多是赵老九自己王八蛋,那时赵匡胤都死了一个半世纪了。后代杀人,可不能怪祖宗身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