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饮食        2019-08-18   来源:言天聊史

比炮弹更征服人心的,也许只是一枚小小的糖果。

冷战时期,在世界国家航空兵里,曾出现糖果轰炸机一词。其实,糖果轰炸机并不是用糖果制作的轰炸机,而是指1948年柏林大空运期间美军运输机C-54运输机向柏林市民空投食物等补给品时,为地面被困的孩子空投了糖果。由于糖果系上了小降落伞,就像炸弹一样飘落,于是,有人把那些空投糖果的运输机叫做糖果轰炸机。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柏林空运:架起西柏林的生命线

二战结束后,根据协议,苏联军队占领了柏林东部,柏林西部由美、英、法三国占领,柏林地面交通由苏联控制,西方有权使用从美英占领区直通柏林的三条空中走廊。1948年6月24日,苏军突然切断了通往柏林西部的地面交通。一向靠陆路补给的西柏林250万居民,开始面临断炊的困境,每天至少要消耗4500吨物资才能维持基本的生存。为此,西方不得不向西柏林市民紧急空运。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美英法三国意识到,苏联封锁柏林水陆交通的目的是要把美英法占领军从柏林挤出去,挖掉这个处在德国苏占区范围之内的“钉子”。当时,西柏林的存粮只够支持35天。西柏林因此变成苏联占领区内的一个孤岛,却也引发了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空中运输行动。

1948年6月24日晚上,美驻德军事长官克莱与部下和顾问们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付苏联封锁柏林的对策。会上各种意见分歧很大,最后克莱决定对西柏林实施空中补给。驻西德美空军司令李梅接到克莱命令后,立即调集他所掌握的飞机,第二天便开始向柏林空运。与此同时,李梅还发急电,请美国政府从世界各地调更多的运输机以供空运使用。

1948年6月26日,在美国国务院会议上,杜鲁门总统命令美国驻欧空军将所能得到的一切飞机都投入空运。也就在这一天,美国空军一架运输机从法兰克福将一批急需物资运入柏林,代号为“运粮行动”的空运作业正式开始。世界航空史上罕见的特大规模的空中运输──柏林空运,拉开了帷幕。6月26日,美国空军首次派出C-54运输机向西柏林空运食物。7月29日,美、英、法三国空运力量组成了暂编空运特遣队,搭建起一座“空中桥梁。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平均每63秒在柏林机场降落一架飞机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在柏林空运中,从德国的美、英占领区通往柏林的空中走廊有三条,即北部、中央和南部走廊,每条空中走廊宽32公里,高度3000米以下。美英在共使用7个机场,其中莱茵美因、威斯巴登、法斯堡、塞里机场在德国西占区,是装货起飞机场,在柏林西部的滕珀尔霍夫、加托、特格尔3个机场为卸货机场。在3个卸货机场中,滕珀尔霍夫机场战前是民用机场,C-54可以在这里卸货。加托机场位于英占区,战前曾被选为德国空军军官学校校址。为完成空运任务,这里的跑道也铺了带孔钢板,还修了第二条混凝土跑道。加托机场十分繁忙,很多时候几乎达到一昼夜起飞500架次,着陆500架次,大大超过了机场吞吐的极限。在柏林被封锁300天之际,美英组织力量开始建设第三条跑道,好像是向苏联人显示要无限期空运的决心。特格尔机场是在空运行动开始之后,为了缓解前面两个机场的紧张程度而在法占区修建的,成为运输各种油料的主要终端。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由于空域和终端机场范围都很有限,加之参加空运的飞机数量很多,致使空中走廊内飞行拥挤,飞机密度大,指挥调度和空中交通管制十分重要。经过协调,最后的安排是:英国岸基飞机和水上飞机使用北部走廊,飞向柏林时沿走廊南侧飞,返航的靠北侧飞;南部走廊从法兰克福和威斯巴登出发,供美国空、海军进入柏林的飞机使用;中央走廊飞越汉诺威,仅供美国飞离柏林的飞机使用。

在空中走廊内,进入柏林的全部飞机都要接受美占区法兰克福和英占区巴德塔尔森管制中心及柏林安全中心的严格指挥和控制。为了适应美英联合行动的需要,1948年12月又在滕珀尔霍夫机场建立了一个联合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参加空运的飞机都按时段编组,每个时段为4小时,通常飞80架次,或每3分钟飞一架次。在整个一昼夜24小时内,要毫不喘息地保持这样的间隔安排飞行,组织工作需要何等周密,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用现代标准看,当时的飞机和机场都很原始和简陋。飞机上没有仪表着陆系统,只有一种早期的导航设备、测距设备和对地面绘标台的应答设备。所有飞机必须按规定时间飞越柏林的地面绘标台,时间在正负30秒范围内。在从西德法兰克福起飞到西柏林的空中,共有上下重叠的5层飞行路线,同时并用。每层飞行路线之间的距离,只有500英尺。在运输高峰期,西柏林上空昼夜24小时飞机声轰鸣不断,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

空运开始时,美英法三国确定的指标是每天750吨。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指标不断被突破,1500吨、2000吨、4000吨、5000吨,当1949年春天来到的时候,空运达到每天平均8000吨的水平,相当于封锁之前由铁路和水路运输的数字。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1949年4月16日,天气格外晴朗,这天是柏林空运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天,所有飞机倾巢而出,平均每63秒就有一架飞机在柏林的三个机场之一降落。这一天,在滕珀尔霍夫机场降落362架次,日空运量达12940吨,创造了柏林空运史上的最高纪录。这个运输量比封锁前的地面快递运输量还要大。

“摇翅膀叔叔的糖果轰炸机”

在这次空运行动中,“巧克力轰炸机”的故事让人印象深刻。这个故事发生在运输机飞行员加伊·霍尔沃森中尉身上。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霍尔沃森中尉在空运初期到柏林观光,他带着他的摄影器材到处拍摄。当他站在谭霍夫机场的跑道头拍摄飞机降落时,他发现有人在盯着他看,原来是一群小孩隔着铁丝网在看着他。他很清楚这样的情形:小孩子会跑来要糖吃。但这些柏林小孩很特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和这些小孩聊了起来,当霍尔沃森说空运在冬天会减少,情况可能会很艰难时,一个十几岁女孩的回答。让霍尔沃森感到十分惊讶:“你们那时不必给我们足够的食物,我们总有一天会有足够的食物,但如果我们失去自由,就再也拿不回来了。”霍尔沃森被这个女孩深深感动,把口袋里的口香糖送给孩子们,但糖果不够分,霍尔沃森就对这些小孩说:“下次回来时,我会摇摆机翼,然后把糖果包在小降落伞里投下来给你们。”

霍尔沃森回到部队,用他母亲寄给他的手帕做了三个小降落伞,把他的糖果配给包在降落伞下,并空投给小朋友。当霍尔沃森再度从柏林起飞,发现那些小孩还聚在跑道上看着天空,霍尔沃森以为上次空投的糖果不够分,所以再空投了一次。前后霍尔沃森投了三次。

柏林空运,“糖果轰炸机”打败苏联封锁

当霍尔沃森回到队里。办公室里已塞满了孩子们的信。信封上写着给“摇翼叔叔”“巧克力轰炸机”。霍尔沃森心想,糟了,他会惹上大麻烦,所以决定最后一次省下一个月的糖果配给,做了八个糖果降落伞。他心想,这将是最后一次空投糖果,他再也不空投糖果了。

一个星期后,霍尔沃森被叫进队里。中队长问:“霍尔沃森,你最近做了些什么?”霍尔沃森说:“飞得像发疯一样。”中队长说:“你以为我很蠢吗?你还做了什么?”中队长把一份德文报纸放在桌上。上面有他的飞机和糖果降落伞的照片。霍尔沃森心想他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完了,等待他的甚至是军事审判。但中队长并没有惩罚他,而是要求他继续空投糖果给孩子们。

巧克力轰炸机的故事很快传回美国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糖果公司、一般民众和学校学童捐出糖果给柏林,还有人捐出手帕做小降落伞。

空军给这整个空运行动取的代号是“存粮作战”,所以空投糖果给柏林的小孩则被称为“小存粮作战”。在麻州,一群小学生借用一处旧消防站成立了“小存粮作战总部”,负责接收和包装人们捐赠的糖果再送往柏林,结果有17吨糖果经由此地运输。

空投糖果的规模也越来越大,高峰时共有20多名飞行员参加行动,滕珀尔霍夫机场最繁忙时每63秒就会有一架C-54运输机降落。

霍尔沃森成了英雄,他的运输机机组则被同伴起了绰号——“糖果投弹手” 。除了继续飞运输机外,他还去带糖果去儿童医院,探望不能出门追逐降落伞的小孩。柏林的小孩每天兴奋地望着天空中的飞机,等糖果降落伞落到眼前。美军空投糖果的地方主要在空地和儿童游乐场。只要是视线可以。空投糖果就一直在持续,直到柏林空运结束为止。

在“小存粮作战”中,霍尔沃森驾驶老式C-54运输机以及其它运输机向柏林先后空投了20多吨糖果,运输机成了空投巧克力糖果的“轰炸机”。

1949年5月12日,世界航空史上规模最大和持续时间最长的柏林大空运,随苏联和西方达成的协议而告终。在前后11个月的空运中,美、英、法等国总共出动高达27万多架次飞机,平均每天飞往西柏林的运输机有599架,即每3分钟降落一架飞机。累计运至西柏林的物资总重量高达232万多吨。由于飞行事故,盟军损失了7架运输机。共有39个英国人、31个美国人和8个德国人丧生。

其实糖果对我们而言,实在不算什么。但在柏林人最艰苦的时刻,它却是希望的所在。几块巧克力,几颗糖,给这些孩子很大的满足。在生命中最暗淡的时期。还能得到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和温暖,柏林人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世界遗忘。

在柏林大空运中, 美、英、法三国强大的空中力量不仅成功挽救了西柏林——这个东西方对抗的桥头堡,并且震慑了苏联人。斯大林意识到,美国人不会再轻易放弃任何一块阵地。柏林空运给后来的冷战划定了路线,苏联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得到过一寸欧洲的领土,也再没有试图那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