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恨的包贝尔,合格的《“大”人物》

置物架        2019-07-11   来源:言天聊史


 话说泛娱乐资本

/  每 晚 与 您 分 享 有 价 值 的 原 创 内 容  /



戴着镣铐跳舞的国产犯罪片


上映6天,票房2亿,这是国产犯罪动作片《“大”人物》目前的市场表现,“猫眼专业版”也给予了这部电影“最终票房4.54亿元”的理想预测。


与中规中矩的票房表现相当的,是这部电影水准尚且合格的翻拍。


012

用中国本土社会话题来带动观众情绪,

《“大”人物》改编合格了一半


《“大”人物》翻拍自于2015年的韩国电影《老手》,柳承莞导演,黄政民和刘亚仁主演。该片上映之后,连映76天,观影人次累计达1340万多,总票房达1000亿多韩元,是当年韩国电影年度票房冠军,也是韩国影市上最卖座的电影之一。



影片讲述的是在牵涉到一桩自杀未遂的人命案后,由黄政民扮演的警察团队锲而不舍地追击由刘亚仁扮演的阴险财阀势力,以暴制暴,最终得以匡扶正义。在剧情架构上,就是一个简单的警察追击罪犯的故事。


虽然该片在商业票房上取得了成功,故事完成度也颇高,但相较于与以往诸多触及官僚阶层黑暗和腐败的韩国经典犯罪电影,《老手》实质上是一部警匪犯罪题材包装下弘扬国家政府主旋律的电影,在政治和社会批判性上显得宽容了很多。



因此,在国产犯罪片最易受审查制度桎梏的前提下,如此正能量的故事内核就使得翻拍工作容易了很多。而且除了剧本的可操作性强之外,作为犯罪动作片,街头打斗、警匪追捕、暴力相向等频频出现的动作戏也是中国观众一大观影喜好之一。


所以,翻拍《老手》,《“大”人物》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在原作整体故事中的关键剧情点上实现中国本土化:


《“大”人物》一开头便从源自真实社会新闻的一场“造假钢镚事件”入手、此后的剧情中又接连出现了“强拆”、“地产商”、“富二代”、“学区房摇号”、“官商勾结等颇具中国特色的当下社会问题,而且还将它们合理地运用到剧情发展中的关键衔接处,确保了剧情的流畅节奏。



而对于观众来说,这些问题不仅仅是他们日常在社会头条上所看到的敏感新闻字眼,还是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因此会有强烈的代入感,容易产生共情。


这时,《大人物》便有效地把握住和调动了观众的观影情绪,让观众自然而然地生出一个“爽”字。这种爽,除了源自影片水准之上的工业化视觉和动作场面,主要是随着剧情发展,观众从影片不断获得了“为富不仁的恶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产生的大快人心的情绪快感。


因此,正如影片海报上宣传的一样,《“大”人物》作为是“开年最解气”的国产电影,观众不仅在看电影中的过程中获得了爽快的体验,而且也正因为这种酣畅淋漓的情绪宣泄,还主动带动了电影的话题讨论和口碑营销。火爆2017年影市的《战狼2》,就是一个相似的例子。



而且《“大”人物》如此改编的讨巧之处在于——正是对于当下观众集体情绪的精确把握,使得沉浸其中的观众也很容易忽视影片在剧情方面存在一些缺憾。无论是已看过韩国原版电影还是初次观看该故事,在现实生活中都无法做到屈伸自如的“小人物”观众们,都感受到了被关照和体恤的惊喜和温暖。


该片的导演五百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他想要拍得就是一部快感十足的电影,不管是故事节奏还是人物对白,观众看得爽就行。


但若说句认真的玩笑话,很多观众之所以觉得看《“大”人物》解气,或许是因为包贝尔在片中扮演的跋扈富二代被暴揍。


022

出彩的演员群戏、酣畅的动作戏,

是《“大”人物》改编合格的另一半


《“大”人物》上映之前,在演员选择上,由喜剧演员包贝尔扮演影片中“富二代”这一重要角色,其争议无疑是最大的。



因为在韩版原作中,扮演同一角色的演员,是被称之为“忠武路电影蓝筹股”、“韩国最年轻影帝”的刘亚仁。他不仅长相俊朗,体形健美,对影片中那个阴险毒辣的“财阀三代角色赵泰晤的演绎,他自是演出了一种独特的恐惧感和迷人的性感。很多中国的观众,也是在《老手》之后开始关注刘亚仁。


而近些年一直深陷于令人尴尬的“屎尿屁喜剧”和搞笑综艺中不能自拔的白贝尔,很明显是另外一种气质的演员。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人物》中由包贝尔扮演的这个角色的重要性甚至大过王千源扮演的警察,因为其作为至关重要的反派,若人物角色演绎不到位,整部电影的正邪对立也不成立,也失去了影片最激烈的戏剧冲突性。



但影片上映之后,之前观众的嘘声有多热闹,现在观众的掌声就有多响亮。包贝尔超乎预期地完成了这个角色,并凭借独特的个人气质,将原作中一个笑里藏刀的优雅反派演绎成了一个纯粹的恶人。这也是为何在影片最后,当观众看到包贝尔扮演的富二代被暴揍而感觉特别解气的原因。


显然,除了疯癫喜剧,包贝尔在另一种演绎风格上应该会更有建树。


而且除了包贝尔的超常发挥,《“大”人物》其他演员的群戏演绎都算出彩:痞气十足的“悍警”王千源、“金牌配角”王砚辉和“狗腿子专业户”王迅等演技扎实的实力演员,都稳定发挥,而且演员气质与角色定位也都吻合;同时,默契演员之间合作时的适当笑料,也使得本为犯罪题材的影片有一种难得的轻松喜剧元素。



与原作一样,也是因为演员群体的出色表现,弥补了剧情的单薄。


此外,作为一部以警匪追捕为看点的犯罪片,在动作戏上《“大”人物》也给予了观众不少惊喜,尤其是影片最后的飙车戏和打戏尤为出彩。而且影片中还有不少诸如街头飙车、夜场生活和美女酥胸等容易激起观众肾上腺的商业片视觉元素,这也算是以往国产犯罪片中少见的东西。


但与优点一目了然一样,《“大”人物》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贯通全片的“仅因为三四千块钱就杀人”的故事逻辑是否合理的问题。这既是原作中存在的问题,也是《“大”人物》在改编中仍未完善之处。



而且正如前文所提到,在思想立意上,《老手》远不如很多震撼人心的韩国经典犯罪片深刻。而且仅就进行了合理中国化的《“大”人物》来说,对社会热点问题的涉及、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揭露,也都是浅尝辄止、蜻蜓点水而已,做到了“触碰”表面但未“触及”灵魂。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都是合格的商业片,但都并非是经典的犯罪片。


但即便如此,在2019年开年一月份整体影市不利的情况下,票房和口碑表现皆不俗的《“大”人物》依然给予了我们不少思考和启示。


032

“戴着镣铐”的国产犯罪片或许也能起舞?


虽然因为“限韩令”,近两年韩流娱乐产业文化的风头在国内有所减退,但对于已趋于成熟的韩国犯罪题材电影,在国产电影剧本少有创新的情况下,再加之文化背景相似和版本成本较低等原因,翻拍韩影一直是近些年国产电影的一种较为划算的投机和选择。



但是从以上表格中,我们也能够看出,近两年国产电影对于韩国电影的翻拍,抛却个别影片的流量明星加持的因素,无论是口碑和票房,翻拍电影在整体上并不成功,甚至少有合格之作。


若深究其中的缘由,也是多方面的,除了多数翻拍电影本身在制作上的“照搬照抄”和“拿来就用”而造成的严重水土不服,也有被国内审查制度所束缚的原因。



但以《“大”人物》为例,我们也能看到,审查制度并非其不成功的主因。作为国产犯罪片,无论是翻拍还是原创,即使在制度限制下无法扎根到电影故事所反映问题的痛点,但只要适当钻营贴合人心的故事,依然能够吸引观众并戳中观众的G点,并佐以动作元素和喜剧元素等配料,总会有不错的口碑和市场。


而且可喜的是,有数据显示,近些年国产悬疑犯罪类电影在市场上市是越来越受欢迎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