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绑架我的人,就是那个叔叔:欧美电影无尿点系列

置物架        2019-05-11   来源:言天聊史

林间小路,一个小男孩摇摇晃晃走着,衣衫不整,胸前带血,双眼迷离。



幸好,一位路过的小车司机救下了他。




电影《绑架》(2016年)

主演: 布兰卡·波蒂略 安东尼奥·德琴特

导演: Mar Targarona


业界知名律师派翠莎,刚刚结束一起诉讼。委托人涉嫌挪用公款和洗钱,但在她的辩护下,最后因证据不足,当庭释放。




由于委托人是当下的热门人物,这起诉讼一直在媒体的关注之下,这一胜诉,派翠莎自然上了头条。


委托人用自己的车把派翠莎送走,在车上,他递她一张纸片。


“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吧?”委托人问

“当然。”

到达目的地,秘书正在等她。

“您现在是头条人物了,恭喜。”


派翠莎的嘴角都咧开到耳根子了:“谢谢。今天有什么安排?”

“下午五点有个紧急会议。”

“改到三点半,然后我要回家,今天还要陪我儿子完成他的宇宙飞船呢。”

维克托还在生病吗?”

“不,他已经上学了。待会儿办公室见。”


这里是一家……姑且称为私人银行吧。派翠莎提着公文包走进大堂,一名警卫护送她上电梯,来到保险库,打开其中一个保管箱,派翠莎将一个大信封放了进去。


这时有来电:“喂?没错,我是他的母亲,有什么问题?”


十分钟后,派翠莎出现在一家医院,艾警官带着她往病房走。

“我儿子怎么会在树林里?我明明把他送到学校了。”

“送到学校门口还是教室门口?”

“跟其他人一样,送到学校大门。”

“你有看着他走进教室吗?”

“我平时都是目送他进教室,但今天上午有个重要的案子要开庭,我就急着走了。”


两人来到病房外,另一名警官卡雷尼奥,迎了上来:“那孩子还是一言不发,对任何东西都没反应。”

“我儿子有听力障碍,他不太会控制自己的音量。”派翠莎说:“你们没看见他的助听器吗?”


两名警官都表示没有看到。

维克托正躺在病床休息,脸上有一些擦伤。派翠莎轻轻走过去抚摸了一下儿子的额头,维克托睁眼看到了她,很高兴。


派翠莎打着手语问:“是谁害你变成这样?你上午没去学校吗?”

维克托也用手语回道:“我不能告诉你,我想回家。”


电视上已经开始在播“知名律师派翠莎的儿子在学校不幸失踪”的新闻,艾警官跑进来说,不知道是谁把消息透露给媒体的,谁知派翠莎却道:“是我,我可不会让我儿子的失踪事件被社会忽视。”果然是女强人的作风。




艾警官他们用警车把母子俩送到警局协助调查,媒体们早就在候着了。


小小年纪的维克托面对闪光灯和麦克风,有些迷茫和害怕。坐在警局的办公室里,四周是埋头工作的警员、表情严肃的警探;办公桌上、墙上、电脑屏幕里,都是各种嫌疑人的画像和案件现场照片。






维克托随手在身边拿起一张人物画像看了看。


派翠莎家的保姆送来一副新的助听器,把它们戴上,维克托的耳边又变得嘈杂起来。


在妈妈的鼓励下,维克托和她一起配合警方做笔录。起初,面对艾警官的询问,维克托有些抗拒,一再追问下,他才肯慢慢回忆。


维克托打手语,派翠莎在一旁解读。

“为什么没去教室?”

维克托比划了一阵。

“他说有个男人在教室外面朝他逼近,那人穿得跟学校的园丁很像。”


“然后呢?”艾警官问。

“他说一切发生得很快,然后他就晕过去了。”

“他有伤害你么?”

维克托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看到他的脸?认不认识他?”

脸是看到了,然后才晕了过去,醒来时,维克托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在动”,那是在车后备箱里。



车停了之后,那个男人打开后备箱把他拖了出来,关进了地下室,最后维克托从窗户爬了出去,逃走了。






笔录结束,艾警官又问了一连串问题,比如有没有接到可疑的电话、见过可疑的人等等;派翠莎都回答“毫无异常”。


维克托在跟女警做嫌犯拼图,小孩子的记性很好,很快就把嫌疑人的样子拼了出来,跟一宗案件资料里的人很像。




“是这个人绑架你的吗?”派翠莎问。

维克托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画像上的人叫卡洛斯,有前科,三年前出狱,之后就没有纪录了。


相关阅读